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0852-238203881022219136@qq.com

吉林农安:违建工程把农民工逼上讨薪绝路

2018-05-21 16:23:28    网络

(原标题:吉林农安:违建工程把农民工逼上讨薪绝路)

近日,来自吉林省农安县的农民工向媒体记者哭诉,几年来,为讨要近百万“血汗钱”他们四处奔波,踏破了有关部门的门槛,遭遇的是行政不作为和“太极推手”,他们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连最权威的人民法院执行局也显得无能为力。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法律的保护,这让讨薪农民工彻底绝望。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么,是谁把讨薪农民工逼上了绝路?

早在2015年,吉林省禾宝粮食有限公司承建粮食储备一号库和二号库,建筑承包人徐广州未能及时支付40多名农民工近百万工资,农民工多次找到徐广州要求清算工资,徐广州以工程发包单位禾宝粮食有限公司没有给他拨付工程款为由,拒付农民工工资。在经过多次讨要无果的情况下,40余名农民工到县劳动监察局和信访局讨要说法。

7.jpg

据农民工代表阚杰介绍,农安县劳动监察大队一位蒋姓负责人对他们说,该工程开发商吉林省禾宝粮食有限公司在工程启动及建设过程中,没有土地,规划,建设等任何审批手续,说白了吉林省禾宝粮食有限公司粮食储备库属于违建工程。既然是违建工程,那就更谈不上向劳动监察部门缴纳劳动保障金了。听了农民工的遭遇,他本人也表现出很无奈。事实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吗?据当时现场施工的农民工讲,工程始建之初 ,他们曾看到有政府部门的领导多次到施工现场检查工作。这个涉嫌违建的工程就是政府部门监管缺失造成的,农安县劳动监察局未能依法收取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才是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直接原因。理应由政府部门解决的问题却被推到了法院打官司,这是明显的行政不作为和行政软无力。

 农安县信访局李局长告诉农民工:“政府没有能力解决你们拖欠的工资问题,我们只是协调,实在不行你们应该到法院,至于你们想怎么维权,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记者连线吉林省劳动监察局,听了记者的介绍,那里的工作人员表示:近几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建筑行业农民工工资问题多次下发通知,并明确规定劳动监察部门必须保障农民工工资的准确发放到位,违章建筑脱离了政府的监管,这本身就是政府部门渎职不作为的表现,特别是欠薪事件发生后,政府未能对相关部门落实责任不到位进行有效的追责,反将这些被欠薪的农民工打发去了法院自己维权,自己成了旁观者,是对工作不作为的具体体现。

2015年末,走投无路的农民工将包工头徐广州和吉林省禾宝粮食有限公司法人孙武一同告上法庭,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2016年2月,农安县法院依法判决农民工胜诉,吉林省禾宝粮食有限公司及徐广州共同承担农民工工资95万元,其中8万元由孙武承担。2016年7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仍然判决农民工胜诉,判决生效后,农民工到法院申请执行,至今两年来毫无结果,阚杰等人多次到法院寻求支持,执行局的领导回答得很明确,“我们找不到人没法去执行啊,你们也去找找,发现后报告给我们。”就这样法院执行局一拖就是两年。农民工怎么也搞不明白,一纸庄严的判决书,为什么两年执行未果,原因出在何处?

2017年9月4日,多名农民工再去农安县政府上访,希望政府督促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不但事情没有解决,反而有三人被公安局治安拘留。这些来自外地的40多位农民工从此踏上了漫长艰辛的讨薪之路。

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事关广大农民工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和谐稳定。为此,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中提出,要明确工资支付各方主体责任,全面落实企业对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责任,督促各类企业严格依法将工资按月足额支付给农民工本人,严禁将工资发放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在工程建设领域,施工总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分包企业对所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负直接责任,不得以工程款未到位等为由克扣或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得将合同应收工程款等经营风险转嫁给农民工。

那么,农安县一个“五证”不全涉嫌违建的工程是怎样在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完成施工建设的呢?农民工的血汗钱究竟由谁来还呢?农民工讨薪的遭遇,让行政难堪,让法院尴尬。是违建工程把农民工逼上了讨薪的绝路,还是行政不作为和法院的执行不力,伤了这个弱势群体,有关部门难辞其咎。

本报将持续关注。(高威)

 

 

来源单位:大众生活报-大众新闻网

 (原标题:吉林农安:违建工程把农民工逼上讨薪绝路)

相关热词搜索:农安 吉林 绝路

上一篇:上海金山对口帮扶云南永平远程助诊系统正式启用
下一篇:最后一页